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

  • 微信
  • 微博
  • QQ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华业资本危局:5个交易日蒸发40亿市值,谁是百亿债权爆雷始作俑者?

第一财经2018-10-10 20:17:58

简介:百亿债权逾期、造假危机不断发酵之际,恒韵医药究竟是谁在控制,却突然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谁在控制恒韵医疗?华业资本激进的应收账款投资,又是谁在主导?李仕林又是谁?百亿债券逾期、造假危机不断发酵之际,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却突然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9月25日,华业资本公告称,通过资本子公司投资的3笔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8.88亿元逾期,而其存量债券投资规模超过百亿。而这些债权,全部从公司二股东李仕林控制的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恒韵医药”)收购而来。随着危机不断加剧,百亿应收款爆雷背后的一连串疑点,开始一步步浮出水面。

第一财经调查发现,此次暴雷之前,华业资本还在筹划收购恒韵医药部分资产;仅仅一周之后,李仕林便告“失联”。更蹊跷的是,一直以恒韵医药“实际控制人”示人的李仕林,竟然未持有恒韵医药任何股权,却又担任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从恒韵医药收购而来,且涉嫌造假的应收账款,接下来的追偿难度极大。资料显示,恒韵医药的两家股东,早已将所持恒韵医药近90%股权质押。李仕林名下3家公司持有的华业资本股份,已被全部质押,同时这些公司自身的股权,也被质押殆尽。

从9月27日以来,华业资本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暴跌,累计跌幅超过40%,近40亿元市值已化为乌有,华业资本大股东、李仕林方面质押的股权,大部分已经低于平仓线,众多金融机构纷纷“中枪”。随着股价大跌,7月初加杠杆买入的融资客,也已亏损近半,甚至已有穿仓之虞,而其员工持股计划已经亏损70%。

股东资产质押殆尽

华业资本10月10日早间公告,于9日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发出的应诉通知书、起诉状,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已向法院起诉,要求该公司立即偿还借款本金5.98亿元。这是自存量规模达百亿的应收账款逾期之后,华业资本面临的第二起债务清偿。

10月8日,该公司在上清所公告称, “17华业资本CP001”,本应于10月13日(此日为假日,顺延至10月15日)兑付,但由于公司目前流动性紧张,当期债券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风险,涉及本息5.36亿元。

华业资本的资金链,目前已经高度绷紧。第一财经10月10日曾报道,截至2018年6月底,华业资本货币资金余额仅为8.31亿元,扣除已用于担保、受到其他使用限制的3.88亿元,实际可用资金仅有4.42亿元。

应收账款逾期之后,华业资本曾在9月27日公告称,如果应收账款无法按期回款,未来公司将面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的风险。虽然该公司董事会已决定成立临时债务追偿小组,由其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先生担任组长,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追偿存在不小难度。

根据华业资本多次披露,收购的应收账款,全部来自二股东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恒韵医药。截至 2018 年 6 月底,恒韵医药总资产为19.1亿元,净资产为17.8亿元, 2018 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 4.18 亿元,净利润 91 万元。但第一财经调查发现,恒韵医药的股权,目前已经基本质押殆尽。

天眼查资料示,恒韵医药目前有两家直接股东,分别为重庆新恒韵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恒韵)、重庆溢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溢成),但两家股东所持股权,多数已被质押。其中,重庆溢成质押3次,质押数量分别为1.86亿元、5874万元、2.88亿元,仍在有效期的约3.47亿元;其余5次的出质人均为重庆腾信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腾信,新恒韵更名而来),质押数量分别为1.96亿元、8970万元、1.71亿元、5114万元,总额约5.08亿元,两家股东合计质押约8.55亿元,接近其股本的90%。

至于李仕林本人,名下其他目前仍存续的企业共有6家,除了东重庆玖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玖威)、重庆满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满垚)、重庆禄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禄垚)之外,还控制重庆享佳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珑宸医疗管理有限公司,并通过重庆珑宸持有一家产业投资基金20%出资份额。

李仕林控制的企业中,重庆玖威、重庆满垚、重庆禄垚较为重要,这三家公司目前均是华业资本持股5%以上的股东,合计持股数量2.18亿股持股比例15.33%。但半年报显示,这三家公司持有的华业资本股份,已经被全部质押。

而重庆禄垚、重庆满垚、重庆玖威的股权,目前也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根据天眼查资料,重庆禄垚已被质押的出资额为4.2亿元,重庆满垚已质押7.3亿元,质押率均为100%;重庆玖威已质押166万元,剩余500万元尚未质押。以上质押目前均在有效期内。

谁的恒韵医疗

短短一个星期左右,从笃定收购恒韵医药,到从恒韵医药收购而来的应收账款逾期,再到李仕林本人“失联”,纵观整个事件过程,华业资本百亿应收账款爆雷可谓疑云重重。

在整个事件中,最大的疑点,是李仕林的突然“失联”。

华业资本9月25日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烁”)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下称“景太龙城”)通知,前者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景太19、景太20、景太23等3个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8.88亿元逾期未回款,占其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3.06%。

9月27日,华业资本再次公告称,该公司委托律师进行了现场走访,但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相关债务,且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上述债务并不真实。截至目前,恒韵医药尚无合理解释,且未能与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取得联系。

然而,此前的9月17日,华业资本还公告称,拟作价6000万元-8000万元,收购恒韵医药对医院(的医药配送、销售业务相关的主要经营性资产及负债。更早些的9月5日,华业资本以1.1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恒韵医药1.41亿元的应收账款。言犹在耳,李仕林却已“失联”。

将时间回溯至2015年,就不难发现,华业资本从恒韵医药收购的应收账款,也充满了蹊跷。根据第一财经10月10报道,2015年以来,华业资本已累计进行200亿元以上的应收款投资。在此过程,究竟是谁在主导?

2015年初,华业资本前身华业地产以21.5亿元的现金对价,收购李仕林控制的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捷尔医疗”)。根据收购草案,捷尔医疗业务有两部分,一部分是通过重组获取的原恒韵医药的全部医疗器械、设备及耗材代理业务,主要供应大坪医院、新桥医院、西南医院;另一部分是重医三院成立后,捷尔医疗为其供应药品、试剂、医用设备、器械、耗材等。

华业资本公告还显示,目前已经逾期的债权,债务人分别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而官网资料显示,华业资本收购草案中的大坪医院、新桥医院、西南医院等三家医院,即前述三家所谓“债务人”医院。也就是说,收购捷尔医疗之后,恒韵医药仍在面向同样的客户,从事同样的业务。

恒韵医药、捷尔医疗的注册地址,也高度一致。天眼查资料显示,捷尔医疗注册地址为重庆九龙坡区科园二路137号25层1号,而恒韵医药注册地址也同为重庆九龙坡区科园二路137号25层1号,以及26层2_1—5号,两者比邻而居。

更大的疑问在于,究竟谁才是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华业资本收购恒韵医药的应收账款时,多次声称李仕林是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9月17日收购恒韵医药部分业务的公告中,华业资本就称,恒韵医药系其关联方,由李仕林实际控制。

最近4年多以来,恒韵医药多次进行股权变更。天眼查信息显示,2014年5月,恒韵医药股东为重庆溢成、白晓敏。2016年10月26日,重庆腾新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成为新股东。2017年11月,重庆腾新更名为重庆新恒韵医疗管理(集团)。2018年5月11日,白晓敏也退出股东行列,目前其股东为新恒韵、重庆溢成,持股比例为62.5%、37.5%。

可查资料显示,李仕林至少在股权上与新恒韵、重庆溢成没有关系。天眼查资料显示,新恒韵股东为重庆溢成、上海华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又),持股比例80%、20%,而重庆溢成股东为重庆鸿侨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鸿侨)、白晓敏,持股比例80%、20%。穿透之后,重庆鸿侨股东为林静、黄芹两名自然人。

上海华又在新恒韵的出资,则来自白晓敏转让。2018年4月2日,新恒韵进行股权变更,上海华又接手白晓敏持有的20%股权。而上海华又的股东,则为刘丽娟、郝同卿两名自然人。

颇为奇怪的是,李仕林在并未持有恒韵医药股权的情况下,却担任了该公司董事长。根据天眼查资料,恒韵医药法定代表人为刘荣华,董事长为李仕林。此外,刘荣华还是华业资本董事。2015年10月,他与孙涛、尹艳一起进入华业资本董事会,而这三人均来自恒韵医药、捷尔医疗,当时李仕林尚未持有华业资本股份,

股权质押濒危,多家机构“中枪”

债权投资爆雷之后,华业资本股价连续暴跌,目前近40亿元市值已化为乌有,华业资本大股东、李仕林方面质押的股权,已经岌岌可危,进而威胁到众多金融机构。

10月10日,华业资本以跌停价3.98元开盘,此后略有回升,跌幅收窄至 7.01%。截至当天收盘报于3.99元,跌幅9.73%,全年成交8.97亿元,换手率达到15.73%。此前的9月27日至10月日,其股价已经连续4个一字跌停,目前累计跌幅接近41%,总市值从95.7亿元左右一路跌至56.83亿元。

Wind数据显示,重庆满垚、重庆玖威、重庆禄垚均持有华业资本7277.9万股,占比均为5.11%。2016年8月至今,3家公司先后多次进行股权质押,目前仍全部股份处于质押状态,且已触及平仓线。

根据东方财富数据,重庆禄垚于2016年9月、2017年4月和6月与英大信托、工行重庆九龙坡支行办理股权质押,质押股数分别为707.9万、1314万、5256万;重庆满垚于2016年9月、2017年3月(两次)与上述质押方办理股权质押,先后质押707.9万、3613.5万、2956.5万股;重庆玖威于2016年9月、2017年4月和5月与英大信托、工行重庆高科技支行办理股权质押,先后质押2017.9万、2301.25万、2958.75万股。

东方财富数据还显示,重庆禄垚质押预估平仓线为6.1元、6.04元、5.37元;重庆满垚预估平仓线为6.09元、6.21元、6.23元;重庆玖威预估平仓线为6.09元、6.04元、5.02元,目前均已到达平仓线。

而股价一路暴跌,也将华业资本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拖进泥潭。公告显示,目前华业发展共持有华业资本3.34亿股,持股比例 23.44%,目前全部股份处于质押状态。仅在年内,华业发展即进行5笔质押,质押方涉及国元证券、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累计质押约3亿股,其中近2.9亿股已达平仓线。同时,除两笔未标注外,其余3笔质押将于明年到期。

机构投资者亏损近半

除了股权质押的质权方,股价暴跌之后,华业资本的一众投资人也惨遭“闷杀”。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华业资本的前十大股东中,共有5家机构投资者,持股数量最多的是华泰证券,持股数量为3025万股,持股比例为2.12%,其次为证金公司,持有2220万股,持股比例1.56%。此外,兴全睿众资产-兴业银行-兴全睿众华业资本二期分级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 、兴全睿众资产-兴业银行-兴全睿众华业资本分级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合计持有3173万股,占比2.23%,中央汇金公司1628万股,占比1.14%。

华业资本7月6日披露的投资者情况,则与半年报略有变化。截至7月3日,华业资本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机构投资者仍为5家,兴全睿众资产-兴业银行-兴全睿众华业资本二期分级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华泰证券持股基本未变,证金公司、中央汇金公司、兴全睿众资产-兴业银行-兴全睿众华业资本分级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则已退出,取代的是国元证券、招商证券、光大证券。

国元证券、招商证券、光大证券在华业资本的持股,全部是融资融券账户。数据显示,截至7月3日,国元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3794万股,持股比例2.66%,招商证券、光大证券的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账户分别持有2629万股、1639万股,持股比例为1.85%、1.15%。

按照上述时间推算,国元证券等三家券商的客户融资账户,可能是在7月2日之后方才进入。当时,华业资本股价在7.3元左右,三个账户合计买入金额当在7.8亿元左右。相较于买入价,华业资本目前已累计下跌约45%,若一直持有,亏损可能已达2.7亿元。由于是融资盘,目前甚至已有穿仓之虞。

兴全睿众资产的两个资管计划,作为华业资本员工持股计划的账户,进入时间更早。

公告显示,2015年9月2日,华业资本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完成,兴全睿众华业资本分级特定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累计买入1351万股,成交均价11.68元,占公司总股本约0.95%。2016年8月30日,华业资本实施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兴全睿众华业资本二期分级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累计买入1824万股,成交均价10.86元,占比约1.28%。

按照目前价格计算,这两个员工持股计划已经累计亏损2.35亿元左右,累计亏损比例接近70%。

责编:杜卿卿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沪ICP备14015572号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15号
    版权所有 2018 伟德BETVlCTOR意见反馈邮箱: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