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公司

分享到:

  • 微信
  • 微博
  • QQ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青年导演、演员一朝成名,网络电影发行后来居上

第一财经2018-12-02 21:51:58

简介:网络发行未来会成为非常主流的发行方向,并成为青年导演迈入市场的最佳平台。

长期以来,大量中国青年导演身处于尴尬处境,电影导演的主要出路几乎就只有进入电影院线,而每年能够进入电影院线的影片有限,电影发行渠道的单一让大量青年创作者日益困窘。

在国际电影节平台上,像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已成为不可忽视的买家、发行通道。国际市场上,发行方式的丰富也早已释放了艺术电影、独立电影独特成熟的市场和观看可能。

如今,中国Netflix们也开始行动,这几年中国网络电影发行渠道的快速崛起,给青年导演们投来一束阳光。在近期举办FIRST影展的产业论坛上,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表示,在各大影展上洽购影片,一方面是为了让更多内容能够进入到平台,另一方面也是为让爱奇艺这样的平台能 够成为具有发行功能的平台,而不仅是播放功能。正如和和影业董事长杨巍所言,网络发行未来会成为非常主流的发行方向,并成为青年导演迈入市场的最佳平台。也许,未来视频渠道将不仅仅是传统院线的辅助增 量,甚至可能会成为与传统院线平行的网络院线,这一构想正逐步实现,也将推动电影产业产生重大变革。

青年电影人之痛

80后青年导演朱滢心从电影专业毕业后一直想要从事电影创作,然而,在传统院线门槛高企、网络渠道尚未兴起的年代,即便是与一些知名电影人合作,也未能让影片真 正走进院线。

“最初几部影片基本都是我自掏腰包,作为一名青年导演,这些影片除了在一些影展 上展映,运气好的话拿到一些奖金之外,很难获得更多收益。”朱滢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很多时候,青年导演不得不拍摄广告、MV来谋生。”

在网络渠道出现前,对中国青年导演来 说,缺乏一个成长的阶梯。“在美国,如果你暂时进入不了主流院线,还可以通过DVD渠道发行,但中国市场并没有DVD这样的发行渠道,几乎只有主流电影院线一条渠道,要让青年导演作品能够达到主流院线电影的高 度很难,无论对导演个人还是院线都是一种打击。”朱滢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CIC灼识咨询数据,2017年中国市场 全年共生产970 部电影,但进入院线的仅376部,占比不到四成。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导演徐峥。2012 年,徐峥想要转型导演,但当他手捧《泰囧》剧本时,找了一圈却几乎没有人愿意投资这部新人导演的片子。最终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投资这部影片,该片成为首部票房过10亿的华语电影。徐峥是幸运的,大多数新人导演的机会少得可怜。

转机发生在两年前,2016年,在网络大电影的概念被爱奇艺提出后的第三年,国内网络电影实现了大爆发,上片量从2015年的680部一跃达到2016年的2463部,朱滢心也拍摄了人生第一步进入公开发行渠道的网络电影《灵魂纸扎店》,这次再不是她自掏腰包,而是有投资人主动找上门,要求她来拍摄一部网络发行的电影,该片上映后获得了上千万点击量,在今年由于女主演陈意涵红了之后引发新一轮点播热潮。有了这部影片的经历后,朱滢心也成为了一家影视公司的签约导演。

长期从事艺人经纪工作的何希(化名) 所在公司有几位颜值和才华并存的艺人和导演,出道也有数年却知名度不高,就在1年多前,其与部分视频平台合作自制剧和网络电影,此举不仅给了自家艺人演出机会,提升知名度,更重要的是,年轻导演有了作品基础。

90 后刘博文要幸运许多,2015 年中央 戏剧学院影视编剧与导演专业毕业后,赶上网络大电影爆发的年代,毕业后第二年他执导了多部网络电影,之后其获慈文传媒与爱 奇艺联合投资拍摄《哀乐女子天团》,该电影在爱奇艺独家上线6天后即突破千万点击量,豆瓣评分也一度超7分。

刘博文庆幸地 说:“对新人导演来说,不需请当红的流量明 星,更多需要的是创作者的才能,且一旦这 部电影在网络渠道被认可后,进而可向院线 电影发展。”

视频网站,不仅是渠道

《一条叫招财的鱼》、《我儿子去了外星球》、《根西岛与土豆皮馅饼俱乐部》……今年的FIRST影展的产业场展映了多部青年电影并颇受好评,相比去年的7部影片到今年的20部影片,今年FIRST影展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比去年有了较大提升。

青年电影的日渐繁荣与目前院线电影寒冬似乎并不相匹配。今年以来,至少有数百 家影城倒闭,影院上座率也在持续下滑。王长田甚至在今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感叹:“影视公司也许会进入漫长的‘冷冻期’,这只是开始,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对于做内容的人来讲,现在的时机比以 前更好了。现在是新导演、新编剧、新演员诞生最好的时机,没有任何一个时期比现在更需要年轻人。”王长田在FIRST产业场上表示。相比传统院线电影的寒冬,在经历了大爆发、大整合之后的网络电影却开始步入稳步上行的趋势,票房也连创新高,作为网络高水准作品之一,《灵魂摆渡黄泉》一经上线就连续多次打破该行业的票房纪录,总票房分账收入达4548万。

爱奇艺会员业务事业部副总经理葛旭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按照观影人次来计算,《灵魂摆渡黄泉》影响人群规模已经与前30名的院线电影票房相媲美。

CIC 灼识咨询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国网络大电影的市场规模快速发展,2017年市场规模达到20亿元,每年增长速率超过100%;上映的网络大电影数量由2014年的约450部逐渐增长至2016年超2000部的最高位。在业界看来,视频网站不仅是渠道,其对电影产业是非常好的补充,视频网站还可加入到电影的投资、宣发、产业化等运作中。

超越院线只是时间?

今年一部《延禧攻略》力压众多主流卫视热播剧,让业内看到了网络渠道的巨大影响力,这也引发电影人思考,未来网络电影 的影响力是否会与传统院线电影匹敌甚至超越?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就如网络综艺,以往大家看综艺节目的习惯已从电视端转移到了网络,于是一大批网络综艺节目涌现。电视剧也是一样,观众现在追剧大多在网上,并非收看卫视。《延禧攻略》采取的就是网络先播,火爆后卫视才购版权播出,还有《香蜜沉沉烬如霜》是卫视与网络同步播出,最终网络点击量超过百亿。

“有不少演员的演技非常好,可惜知名度不够高,于是拍摄网剧也成为不错的途径,一旦遇到好的剧本,加之观众观看习惯向网端转移,就会受到追捧,于是涌现出《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和《法医秦明》等系列网剧,给了导演和演员呈现优质作品的机会。按此逻辑看,未来网络电影也会大放异彩,有些作品在网络的影响力会超过院线。”何希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预测网络发行可能会超越传统院线发行:“我觉得短期内互联网发行还是会作为传统发行的补充。目前以网络为首要发行渠道的一些作品还是一些低成本影片。且短期内还是以传统发行为主,网络发行为辅。但是未来如果出现说互联网的电影票房分账可以达到1亿以上,那个时就可能以互联网发行为主,传统发行可能变成辅助甚至会被忽略。”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认为:“网剧的兴起不仅在于网红效应、社交网络讨论等的催化,更在于视频网站是传统卫视较好的替代品。视频网站不仅可以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进行播放,也可以将影片投射至电视进行播放,对于观众来说视频网站在感官上可以做到与传统卫视毫无差别,甚至在便捷性、广告时长、选择灵活性、追剧进度等方面的观影体验远超卫视。但对于电影来说,影院具备包括视觉体验、音响效果、氛围营造等网络渠道无法替代的特点。网络渠道由于在观影体验上的局限性,其播放价格也因此受到了限制。随着小众电影在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和观众群体的逐渐增大,未来会出现具有影响力、话题性的网络电影可以预见,但其观众群显然依旧无法与大片媲美,同时由于单价低,盈利能力是否能与院线电影相 提并论值得考量。”

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网络院线与传统院线将成为并列的电影发行渠道。

千人千面

网络院线影响力扩大并不仅仅在于扩展了发行渠道,而在于网络院线相比传统原先独特的优势,诸如容量无限、个性化推荐、发行成本低等,特别是基于大数据和电影类型做出的千人千面的电影推荐,让每部电影都能找到属于它的影迷,让每个影迷都能找到爱看的影片,而不至于挤在传统院线看千人一面的商业大片。

朱悦指出:“目前院线电影为迎合观众喜好在题材选取上同质化程度高,而视频网站的存在恰恰为国产电影的多样性和更具备艺术魅力的小众电影营造了生存空间,满足各类型观众的需求,同时也促进了具备艺术修养的高素质观众群体的壮大。”

“精细化发行将成为可能,也迫在眉睫。”在王毅看来,“现在中国银幕数已是全球第一了,但我们做宣发的一个难点就是院线的体系特别多、特别丰富,这带来的结果就是宣发成本越来越高,而且投入越多未必产出就好,所以包括上影等发行方都在做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每个影城贴上标签,通过确定每一家影城播映影片偏重的类型或题材,定位的人群,来进行差异化、精细化发行。”

精细化发行正是网络渠道的优势所在,视频网站可以对每个人的观影习惯、偏好都会及时捕捉,更何况观众在传统院线可以拥有更为广泛的选择。精细化发行或者“千人千面”个性化推荐的结果,就是让更多青年电影人找到生产和发展的空间。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指出,人工智能技术将成为互联网娱乐产业的巨大推动力。人工智能能对用户行为产生更全面的理解。从最基本的千人千面、个性化推荐等,到高级程度的信息安全、评分真实等,人工智能都将展现出强大的把关能力。

对网络院线而言,当务之急是拿出更多好的内容。尽管行业在经历着洗牌,但是观众对于网络电影的消费需求却让在高速上涨,头部网络大电影分账年增长速度超过40%,“好内容”仍是远远供不应求的。

此外,付费习惯仍需要培养。爱奇艺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底,爱奇艺会员数量达8070万,对于中国乃至海外庞大的人口基数而言,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增长,留给网络电影的想象空间也将不断扩大。宋佳认为,目前中国观众对于电影单片付费的习惯仍然需要培养,如果能打开网络点播的市场,并将收入计入电影票房,将会大大提升票房空间。除此之外,还有分线发行、院网同步、短窗口期甚至点映等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可以挖掘。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
    版权所有 2018 伟德BETVlCTOR意见反馈邮箱: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