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

  • 微信
  • 微博
  • QQ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支持率首次跌破50%!文在寅提前“入冬”

第一财经2018-12-04 17:59:25

简介:在民调中表示不支持文在寅的受访民众中,有近47%将首要原因指向“经济持续不振”,另有22%指向就业低迷。

随着韩国经济的持续低迷,对文在寅政府来说,“寒冬”比预想中来得更早。

当地时间4日,由韩国民调机构Real Meter发布的最新一期民调显示,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的支持率为48.4%,连续9周下跌,也成为文在寅自上任至今,在该调查中的支持率首度跌破50%。

与此同时,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也跌至38%。虽然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仍位于各政党之首,却创下了22个月以来的新低。支持率的不断下降,再加上韩国国内经济指标的不理想,预示着文在寅即将面临艰难的总统任期第三年。

4日的民调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为48.4%,连续9周下跌。

支持率创新低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盖洛普韩国、BSI等韩国多个民调机构的数据发现,虽然每一家民调机构给出的支持率略微不同,但总体来说,各大民调机构的数据均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已经跌入就任以来的谷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第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的同期支持率为26.4%,不仅连续5周保持反弹,并已恢复到2016年10月“闺蜜干政”丑闻发生前的水平。

同时,针对韩国下一任总统人选的民调也在进行中,虽然文在寅政府的现任国务总理李洛渊仍然以15.1%占据首位,但自由韩国党支持的候选人、朴槿惠政府时期的国务总理黄教安也以12.9%紧随其后。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民调显示,20~30岁的年轻人对文在寅的支持态度在逐渐转变,2018年初,文在寅在该阶层的支持率为81.9%,而在本轮调查中,这个数字已经跌至51%。

出现变化的还有50~60岁间的个体工商户群体,文在寅在该群体中的支持率从10月第一周的61%骤降至37.8%,而该阶层主要支持的政党由共同民主党向自由韩国党转变,这也是2016年10月“闺蜜干政”丑闻爆发以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文在寅的支持者相继离去的背后,是针对这两个群体的经济政策失败所导致的。

“经济持续不振”

前述民调结果引发了韩国舆论的热议和关注。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多家韩国媒体的报道中均出现了“危机”、“失败”等字眼。

自由韩国党议员金学荣(音译)表态称:“文在寅支持率下滑的背后,30%是我们(自由韩国党)的表现,70%则是民众对于自由韩国党经济政策的失望。”他敦促文在寅政府反省经济政策。

在民调中表示不支持文在寅的受访民众中,有近47%将首要原因指向“经济持续不振”,另有22%指向就业低迷。

据韩国统计局的数据,10月是韩国的传统招聘季,今年10月韩国就业人口共计2709万人,相较去年同期增加6.4万人,这是自2013年以来10月净增就业人口首次少于10万。其中,选择“放弃求职活动”的青年人相较于去年同期增加了4.7万,更是达到相关统计开始以来的最高值。

另据韩国银行统计,2018年10月韩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9,同比下降一个点,延续了自2017年12月以来的颓势。

李国宪认为,就业低迷也直接影响了韩国消费者对经济的信心。同时,韩国在一年内将最低时薪上调10%,增加了中小型企业、个体工商业户的负担。他说:“一边是就业不济,另一边是给不出工作岗位,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民众自然会选择减少消费,转而使韩国经济陷入更加不稳定的情况。”

李国宪说,文在寅支持率断崖式下跌,主要发生在近两个月,而这两个月正是韩国经济指标表现较为不振的时段,而文在寅在应对就业危机和内需不振方面的措施并没有说服普通民众。

此外,李国宪还以文在寅政府拟大幅度增加公务员岗位为例,表示韩国是严重依赖外贸的经济体,在内需不振与国际贸易形式动荡的背景下,韩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导致韩国企业对人才需求进一步下滑。“即便是增加就业岗位,绝大多数是依赖民众税收创造的医疗、福利、公务员等岗位。这无益于韩国社会财富的创造,更无益于解决经济结构矛盾的恶性循环。”他说。

忙补救

随着文在寅的总统任期即将进入第三年,他希望通过一系列措施,改善民生,恢复支持与声望。

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表示:“虽然(总统)不会对支持率或喜或悲,但将会一直关注民众对于政府与政策的评价。”他坦言,文在寅尤其关注其个人在20~30岁青年群体中支持率下滑的情况。

11月初,文在寅曾“出人意料”地同时解除了曾被疑与其不和的韩国时任财长金东兖与青瓦台首席经济顾问张夏成的职务,任命时任总理办公室政府政策协调办公室负责人、财政部前发言人洪南基担任副总理、财长职务。

此后,洪南基在重申将坚持现有政策的同时,也坦承,最低时薪在没有得到社会共识的情况下上调,一度引发了韩国国内各个经济主体之间的矛盾,并表示将在明年的经济政策规划中,对于现阶段的经济形势有充分的考虑,以推出更加有针对性的措施。

12月3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发表新一轮扶持措施,支持并鼓励在境外设立工厂的韩资企业回韩国办厂兴业,提出将为把所有生产设施迁回韩国的企业提供最高100亿韩元的补贴,并表示只要有产能回归国内,就将最高免除3年的法人税。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产业政策课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向企业提供支持,韩国政府也希望通过此举缓解企业和就职者之间的尖锐矛盾。

不过,韩国企业界对于该政策似乎并不是非常感兴趣。据韩国财经媒体《韩国经济新闻》的报道,受访韩国企业中,96%的企业明确表示“无意将现有产能迁回韩国”,而仅有1.3%的企业表示“愿意积极考虑迁回产能”,而绝大多数受访企业则认为,相比于提供短期的资金援助,改善韩国的经济及投资环境更加重要。

李国宪也认为,虽然换帅、驰援等短期政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市场的预期,但本身效果有限。他说:“韩国政府实施抑制房价、提高最低时薪的政策,一定程度影响了韩国经济的活力;同时,作为外贸型经济体,在内需活力有限的情况下,应当通过与中国等更多国家加强创新合作,此促进韩国经济的活力。”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
    版权所有 2018 伟德BETVlCTOR意见反馈邮箱: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