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

  • 微信
  • 微博
  • QQ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民币两天暴涨千点背后:空头回补,企业结汇回升

第一财经2018-12-04 20:28:44

简介:在G20峰会后,空头回补的现象明显。近期企业结汇量有所回升,这从边际上也支撑人民币。

自11月30日(上周五)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上涨近2%,为其间涨幅第三大的新兴市场货币。12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报6.8401,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涨484点,创9月21日来新高,较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下称“G20峰会”)前暴涨逾千点。

早前,离岸市场仍不乏押注做空人民币的仓位,但在G20峰会后,空头回补的现象明显。“近几日人民币没有走弱的空间,因此交易的方向只能指向升值,”德国商业银行高级亚洲经济师周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未来人民币面临的风险基本平衡,“未来中国可能会扩大财政支出,经常账户顺差可能会进一步收窄,因此人民币继续大幅升值的空间也相对有限,但未来几个月并无需过度担心人民币‘破7’。”

某国有大行外汇交易员也对记者表示,近期企业结汇量有所回升,这从边际上也支撑人民币。而且近期央行暂停短期流动性投放,中美利差也出现了低位企稳的态势,为人民币汇率企稳提供了基础。

12月4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委员樊纲在交大安泰举办的“经邦论道”讲座期间表示,今年人民币的贬值主要因为美元走强,而美元是国际货币,其变化也会导致其他货币变化(反之亦然),从而影响人民币。为此机构人士认为,未来仍需要关注英国脱欧的进展和欧元区经济的变化,英镑、欧元的持续走弱将导致美元被动走强。

G20利好引人民币暴涨千点

12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939,较前一交易日大幅走强492个基点。G20峰会以来,人民币已成为表现最好的新兴市场货币之一。

周二,新兴市场货币延续涨势。截至午盘前,阿根廷比索反弹逾3%。南非兰特也表现出色,上涨1.8%。人民币涨势跑赢哥伦比亚比索和韩元等。

“人民币涨幅超过过去两个交易日走强的一些高收益货币,这是非常罕见的,因为高收益货币涨跌幅度很大,G20峰会对市场情绪的提振作用可见一斑。”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阿莫哈德(Jameel Ahmad)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早在11月初,中美领导人通电话,人民币就一度大涨近千点,导致空头大量平仓,不过此后又出现一定回调。G20峰会前夕,人民币对美元仍处于弱势区间波动状态。截至11月30日,人民币对美元报在6.96附近。

就技术走势而言,上述交易员对记者表示,接下来的支持和目标位在6.8200,这是第三季度多空重要技术水平。“下方更为重要的趋势性支持位在6.8000,只有下破6.8000,才会真正开启下行反转的空间。短线关键阻力在6.8650,此位是9月美国加息前反弹多次受阻水平。”

美元超涨但仍可能阶段性走强

就未来一段时间来看,美联储加息进入后半程,一般而言,这一阶段美元更倾向于走弱而非大幅走强,但鉴于美国仍存在经济增速和利率方面的优势,因此美元仍可能阶段性走强。同时,中国经济有所放缓,就基本面而言,人民币并没有大幅走强的支撑。

截至12月4日18:30,美元对多数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货币走低。美元指数回落至97下方,报96.4。11月28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目前利率略低于中性区间,加息影响可能需一年左右体现。这令市场认为美联储加息的立场软化,导致美元大跌,不过目前主流机构仍然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加息1次,2019年加息2次。

渣打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此前对记者表示,美元目前已经超涨10%~15%,如果做多仓位了结,会加速新兴市场复苏。但他也认为,当前美元的周期性走强因素仍未消退,主要因为美国仍享受着经济增速和利率方面的相对优势,这仍可能在明年上半年支撑美元,但结构性的利空因素将在周期性因素消退后不断凸显——美国“双赤字”(财政和贸易逆差)持续恶化,目前已达GDP的6%。机构普遍预计,美国很难再继续推出“税改2.0”,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会从2018年的2.9%降至2.6%。

本周美国也将公布重要的经济数据。由于美国全国将在周三哀悼前总统老布什,包括ADP就业报告和ISM非制造业指数等的公布将延迟至周四。美国股票和债券市场将休市,但美联储的经济褐皮书仍将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3点公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取消了在国会的作证。听证会将重新安排,但尚未确定新的日期。这场听证会备受期待,因为投资者迫切地想知道鲍威尔会否对其上周有关利率的评论作出澄清。

市场关注中国央行降准、降息概率

近期由于中国经济动能仍然趋弱,除了外部因素,也存在内生基本面因素,因此主流机构预计,中国仍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推出支持性政策来稳增长。同时,对于汇率而言较为关键的降准和降息的可能性也为市场热烈讨论。

如今中国“跟随加息”的争议已经不再。早前机构认为明年一、二季度中国降准可能性更大,但如今预期已经前置,尽管央行已经连续近1个月暂停逆回购操作,但机构预计年内仍有降准的可能,缓解经济下行压力、置换到期MLF(中期借贷便利)等仍是主要考量。

今年以来四次降准后,银行体系各主要期限资金利率平稳走低,DR007(银行间7天质押回购利率)中枢水平明显回落,总体徘徊在2.55%~2.75%,这也是为何央行一直强调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同时证明了近期连续暂停逆回购操作的合理性。眼下,降准预期较为强烈。“目前市场普遍预期明年1月或今年12月可能降准,虽然现在整体资金面比较宽松,但年底可能会出现局部紧张的情况。”某非银机构债券交易员对记者表示。

就降息而言,各界认为,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很小,而明年下调政策利率(如公开市场操作OMO和MLF利率)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近期表示,央行降息(存贷款基准利率)可能不会提振经济,反而可能引发房地产泡沫进一步膨胀、资本外逃加剧、收入分配恶化等其他问题。此外,近年来,在利率市场化的推动下,基准存款利率作为央行关键政策利率的作用逐渐淡化。在央行货币政策框架的过渡阶段,基准贷款/存款利率的任何改变都有可能对此造成阻碍。陆挺认为,从极端角度出发,若央行确实希望在经济放缓幅度超出预期的情况下降息,准政策降息的可能性将远远高于基准利率下调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在《中国金融》杂志刊文中提及,从未来的降息路径来看,我们认为通过政策利率,比如OMO、MLF利率下调,引导市场利率下降,并传导至LPR(贷款基础利率)利率,从而带动贷款利率下降,实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成为货币政策最好的选择。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
    版权所有 2018 伟德BETVlCTOR意见反馈邮箱: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